Menu
Woocommerce Menu

刘少奇冤假错案中惟一的良心陈少敏

0 Comment


马鼎盛:1968年八届十二中全会发表公报,宣布中共中央一致通过把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永远开除出党,中央委员陈少敏公开说我就没举手!当时康生拿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文革顾问的身份逼问她:你为什么不举手?陈少敏冷冷地答:这是我的权利!举手赞成打倒刘少奇的老革命,谁不知道共和国主席冤枉?连周恩来都违心举了手,实在是政治压力太大。文化革命开始那两年,中央文革小组只手遮天。他们可以教唆红卫兵抄家、指使造反派批斗、甚至动用武装力量拘捕政敌。老革命经历过战争考验,可以不怕死;但是最怕晚节不保。江青康生一伙有权把老革命打成老反革命,全国共诛之,全党共讨之,让你株连亲友、众叛亲离、遗臭万年。经历过多次残酷的党内路线斗争的陈少敏深深懂得其中厉害。但是她牢记《国际歌》要为真理而斗争的誓词,毅然选择了最艰难最孤独的道路。千士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陈少敏无声的抗议显示了一个党、一个国家希望的明天。

55年授衔时,在一千多位开国将帅中,只有一位女性开国将军李贞,其实在我军曾出现多位出色的女将领,如红军时期女师长张琴秋,连陈赓大将都曾是她的部下,抗战时期,新四军也有一位非常了不起的女高级将领陈少敏。

马鼎盛:后来胡耀邦多次在党内说:关于刘少奇冤案,我们大家都犯过错误,都举了手。就是陈大姐没有举手。我们今天来反思一下,陈少敏坚持真理的力量何来。

图片 1

解说:1968年10月13号到10月31号,中共中央在北京召开了八届十二中全会。

1902年,陈少敏生于山东寿光的一个贫苦农家,因家庭困苦,很小就挑起生活的重担,14岁那年,懂事的她就去青岛当工人,钱虽然赚的不多,却也减轻家里的生活重担。

縢叙兖:在文革当中,中央委员八大中央委员一多半都打倒了,97名中央委员,大概只有50个人才能参加会议,不到50个人,47个人我记不清了,整个中央委员会70%的被打倒,参加全会的很多代表根本就不够资格的,没到半数的,这会按理说就无效,为了超过半数,临时又从后边的委员又拔了十个补充上来,又把那些造反派什么乱七八糟四人帮这些走狗们都弄进来开会,结果这个会是133个人开的会。

一战爆发时,他的哥哥曾去欧洲当华工,在那里见到不少新气象和新思想,回国后他将所见所闻都告诉自己的妹妹,受益匪浅的陈少敏后来参加共青团,入党后还领导过青岛的工人-运动。

解说:陈少敏是中共八届中央委员,是会议的当然代表。然而开会的前一天,她还没接到任何通知,甚至一点消息都不知道。实际上从1967年开始,陈少敏就成了受冲击的对象。扣在她头上的帽子很多,什么刘少奇在全国总工会的代理人,中原突围时的叛徒头子等等,在全总机关挨批斗。而毛泽东的《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把地位已经岌岌可危的刘少奇,推上了风口浪尖。

图片 2

縢叙兖:刘少奇开始坐冷板凳,从中央二把手变成第七位,排到后面去了,这时候刘少奇一挨批,很多中央委员,中央领导干部见刘少奇都躲着走,不敢跟刘少奇靠边,陈少敏就不怕,总工会的造反派就开始揪斗陈少敏,就说你是刘少奇线上的人,她也不服,就跟他们辩论:不错,我是刘少奇的线上的。过去搞白区他就是我的上级,后来到新四军五师,刘少奇同志是政委,我是他的下级,一条线上的真不错呀,是一条线上的,但是我们是工作关系,我们之间没有任何阴谋,你们这么搞刘少奇我不赞成,他有什么问题,我认为没啥问题。

在青岛的革-命工作中,她还遇到自己的第一任丈夫任国桢,任国桢当时担任山东省委书记,为了掩护他,陈少敏最初与他假扮夫妻,两人在工作中慢慢熟悉,向上级申请后,“假夫妻”就变成了真夫妻。

解说:由于拒不批判刘少奇,陈少敏被列为黑帮分子,不允许参加任何中央会议。

但是革-命工作充满危险,1931年11月,到山西指导工作的任国桢被叛徒出卖而遇害,年仅33岁。

縢叙兖:快开会了都报到了,周总理看陈少敏怎么还不来,就派了中央办公厅的人带了车到总工会去,跟他们讲我们来接陈大姐陈少敏同志,这是总理的指示,他们不敢了,这样才从家里面陈少敏接到了会场,接到了会场不要开会吗,总理点名,看到陈少敏来了,说陈少敏你来了,陈少敏说总理我来了,答了个到。

1937年,在延安,陈少敏与在延安抗大学习的涂正坤相恋,但这段婚姻也没有维持多长时间,两年后的1939年6月,涂正坤也在平江牺牲。

陈少敏以沉默抗议对刘少奇的围攻批判

经历两次婚姻的陈少敏不再考虑终身大事,而是将精力置身于抗日大业。

解说:会上对老帅们的围攻批判,对刘少奇的审查,让陈少敏非常愤慨,只能以沉默抗议。

图片 3

縢叙兖:整个开这个会的当中,简报里两次点到陈少敏,10月23号里的简报里就写了陈少敏,说:陈少敏在会上不讲话不表态,一直没个态度,对中央给刘少奇审查小组的报告,审查报告,她一直不表态,有的时候逼着她,她才做个东扯西拉不象样的检查,这是23号简报,点陈少敏,24号简报又点陈少敏的名,说陈少敏大家今天批评她教育她,她还是不表态,还是对刘少奇报告不表态,同志们很气愤,批判她:说你连个农村老太婆的思想觉悟都不够。

她先后担任洛阳特委书记、河南组织部长,1939年,组建一支武装队伍来到鄂豫地区,与李先念汇合后,开始了富有传奇色彩的战斗生涯。

解说:10月31日,最后的表决到来了。

在上级指示下,他们成立鄂豫独立游击支队,李先念担任支队司令员,陈少敏担任政委,在他们领导下,游击支队经过半年多的发展,兵力增长到近万人.

縢叙兖:举手表决要把刘少奇作为叛徒,工贼永远开除出党,这个重要历史时刻,就她一个人不同意,她当时在举手表决的时候,她把两个眼睛闭上,她不想看这个丑陋的现象,这个全党中国人蒙羞的场面,她把眼闭上,她把右手捂了左胸,她趴在桌子上,就这么趴着,很突出,人们都看着她,周围人都看着那么个表情,举手的时候她不举。

皖南-事变后,部队整编为新四军第五师,李先念担任师长兼政委,陈少敏担任副政委。

马鼎盛:陈少敏是总工会副主席、全国人大常委,官不算很大。她1928年入党,资格不太老。山东贫农家庭出身的陈少敏,13岁入青岛日本纱厂做童工,又有教会中学的学历,25岁才加入共青团,已经有独立思考能力。陈少敏第一任丈夫是省委书记任国桢,一年后丈夫被捕牺牲。她最传奇的经历;是1939年同李先念率小部队创建鄂中抗日根据地,一年发展到上万人马。皖南事变后改编为新四军第五师,陈少敏任副政委,为建立敌后党组织和根据地做出卓越贡献。这位战争年代少有的女将,是蒋介石点名要活捉李先念、王震、陈少敏的女匪首。

图片 4

马鼎盛:1946年中原突围时,包围圈内有两千多名地方干部,陈少敏提出沿途化装,疏散不参战的干部,减轻部队的压力的关键性措施,保存了大批党政骨干。

在新四军中,陈少敏是唯一的女高级将领,她虽为女性,却与战士们一样同甘共苦,吃一样的饭菜,穿一样的军装,身着打扮与其他人并无差异,从外形上来就给人很贴切,平易近人的感觉。

解说:1927年2月,陈少敏考入了美国人创办的教会女子学校——潍县文美中学。在学校,她积极参加中共领导的反帝反封建学生爱国运动,初显了自己的组织领导才能。

值得一提的是,身居高级军职的她,还兼任礼南县安来乡的工作队长,有了这个职务,她就可以深入百姓基层,了解他们最真实的想法和困难,才能最有效率的解决他们的困难。

解说:1930年3月,陈少敏任中共青岛市委职工运动委员会委员,出色的组织了多次工人大罢工,在青岛工人中有很高的威信,之后她又以女工身份,掩护和配合时任山东省委书记任国祯的革命活动。

受到根据地百姓拥护的陈少敏,领导各级组织成员和广大老百姓,配合五师官兵,取得每一次对日作战的胜利,也促使鄂豫边抗日根据地迅速发展为鄂豫皖湘赣五省交界抗日根据地。

滕叙兖:这个人就是陈少敏的第一任丈夫,当时组织上,搞地下工作嘛,你必须要掩护自己,所以任国桢和陈少敏组成一个家庭,以夫妻身份出现在社会上,这样不被人怀疑,假夫妻,但是两个年轻人在一起,就有了感情了,所以就弄假成真,他俩就正式结婚了,组织上也同意。

图片 5

解说:1930年陈少敏和任国桢一同调往北平。这时,陈少敏已怀有身孕,因没有固定收入,生活极度困难,靠在街头巷尾给人洗补衣服、打零工度日。

1945年的七大,李先念当选为中央-委员,陈少敏当选为候补中央-委员,而与她同为候补委员的有:陈赓、谭政、黄克诚、萧劲光、罗瑞卿,这几位都是日后有名的开国大将,如此看来陈少敏真是了不起。

滕叙兖:她丈夫当时牺牲都是保密的,女儿生下来以后才告诉她,她当时很悲痛,她带着孩子怎么工作,这时候她带着八个月的女儿回老家,交给她母亲,她已经离家好多年了,这是她第一次回家乡,回家乡以后把孩子交给母亲又回到天津一带,继续干工作,结果过了七八个月家里来信,女儿当时一岁半,得麻疹夭折,一下死掉了,所以1931年到32年之间,陈少敏忍受了丧夫失女的悲痛,亲人两个亲人丈夫和女儿都死掉了,这样她精神压力是非常大的,非常悲痛,她在这种情况下,跟着党走,给党做工作,革命意志丝毫不动摇。

抗战胜利后,陈少敏担任中原军区副政委,她的老搭档李先念担任军区司令员,两人默契合作,率领部队又继续创造光辉战绩。

陈少敏是纯粹的共产党员但在官场不合时宜

图片 6

解说:1937年,陈少敏在延安中央党校学习时,同班的原湘鄂赣省委书记涂正坤的妻子在长征途中遇敌人包围生死不明,二人在经历相似的情况下有了感情,结了婚。不久,涂正坤的前妻突然来信,说自己从敌人大屠杀的死人堆里爬了出来。

建国前夕,陈少敏调任全国总工会工作,以后历任全国纺织工会主席、全国总工会副主席,因为没有留在部队工作,所以与授衔擦肩而过,巧合的是她的老搭档也因同样的原因没有授衔,不过多年当选为国家-主席。

滕叙兖:涂正坤感到很为难,已经跟陈少敏结婚了,陈大姐人这么好,大家都知道,现在自己妻子又活了,两难的地步,不知怎么办怎么处理,陈少敏就跟他讲,老涂,咱俩赶快分手,主动提出来,你呀回到你妻子那边去,涂正坤还有点拿不定主意,她就说他,你不要搞错呀,我不是在情人怀抱长大的人,我是在党的怀抱长大的,我能承担这个压力,没关系的,不能因为我破坏了你们原先的夫妻。

在1956年“八大”召开,陈少敏当选为中央-委员,要知道这一届只有四位女性中央-委员,而且她是唯一一位领兵打过仗的女将领。

马鼎盛:1948年陈少敏回到阔别18年的老家寿光县范于村,看望老母亲。中共寿光县委照例派了一个连去为陈少敏警卫。陈少敏十分严肃对陈雷说:快把队伍带回去!我是来探亲的,不能兴师动众!还说:你当区委书记应该记住,要把自己看成是人民的勤务员;谁要把自己看得超人一等,那很快就会被人民抛弃。县委摆下丰盛的酒席招待老革命,谁知陈少敏喝问酒菜钱是从哪开支?现在刚刚解放,群众还吃糠咽莱,咱能吃下这大鱼大肉?这酒菜钱我付,把它送到烈军属家去。大家只好陪她吃一顿家常饭。陈少敏给地方官写了8个大字:宁公而贫,不私而富。

常年的过度工作让她积累成疾,晚年只能依靠轮椅出行,1977年12月14日陈少敏在北京病逝,享年75岁。

马鼎盛:陈少敏到家没几天,母亲就病逝了,陈少敏从简办理了丧事。临走时,县区委领导请求指示,她语重心长地说:官僚之下无民主,强权之下无幸福。我们当了权,千万别忘记群众利益第一!60年过去了,真正的共产主义战士陈少敏的教诲越发有现实意义。

马鼎盛:1948年秋,中原局组织部长陈少敏奉令调华东局,中央准备叫她担任山东省委领导。陈少敏刚做完手术,身体欠佳。经过几天考虑,她以革命大局为重,根据个人身体状况和工作特长,给组织写信说:我的工作在哪个地方,和谁在一起,都无意见。我本着不讲个人得失的原则,和谁一起工作都可以。我没有耐性,作不了专门的妇女工作,我的毛病你们知道,最好分配我去作工人或农民工作,从一个工厂或一个生产合作社做起,一气儿做上三、五年,搞出一套群众工作经验出来,中国革命成功了,不少人开始考虑要做多大的官,陈少敏却从来不谋私利。她自我评价是粗心,对干部的方法太简单、太直爽,对落后的一点也不能让步,对人的歪风爱批评,所以,我做不了组织工作。这样纯粹的共产党员,在官场不合时宜;在路线斗争中必受打击。

解说:建国后,陈少敏出任中华全国总工会书记处书记、并兼任中国纺织工会第一任主席。在纺织系统,一个普通的女工郝建秀,在陈少敏的培养下,日后成了中国的纺织工业部部长。

滕叙兖:到了1950年的时候,她做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她说,抓典型,青岛当时纺织厂,国棉厂,涌现一个女工叫郝建秀,郝建秀这个女孩子是穷人家的孩子,没有多少文化,也是从童工干起的,十五六岁到纺织厂,这个女孩非常聪明,非常动脑筋,她织的布,次品率就远远比其他人少,她纺的纱就比其他人多,整个生产效率就比别人高一大块。

陈大姐,种白菜,又肥又大人人爱

解说:在陈少敏等人的支持下,1951年8月,纺织工业部和全国纺织工会在青岛联合召开了细纱职工代表会议,决定将郝建秀工作法在全国推广。并安排郝建秀参加中国人民大学速成中学的学习,1958年,又被派往原华东纺织工学院继续深造。

滕叙兖:回来以后,回到国棉四厂以后,郝建秀现在已经是知识分子了,好多人说送她当干部,这消息报到了陈少敏,陈少敏不同意,好不容易树立了个工人典型,又让去当干部,不行她应该去回车间,从工段长干起,从技术员干起,和工人在一起,所以郝建秀又回到了车间,做技术员工段长,一步一步走上来的,不是一下子当的干部,所以陈少敏对郝建秀非常爱护,对郝建秀的培养花了心血呀。

解说:身为总工会带头人,陈少敏为争取工人的福利做了大量的工作。

滕叙兖:她为了解决供暖问题,住房问题,她跑东北,到总结经验,东北有家工厂,用这个公家出钱一部分,自己集资一部分,叫民建工住,解决住房问题,她觉得国家经济这么困难的情况下,这个办法还不错,起码能解决工人没房住的问题,她就全国到处推广。

解说:由于拟定中的关于工人劳动保险的条例迟迟没有下文,陈少敏发火了。

滕叙兖:她就给李立三写了封信,然后请李立三转毛泽东刘少奇,中央两个领导人,她就在信里面提出意见,她说我们这个条例,搞了那么久都搞不下来,我们这一年卖了多少狗皮膏药啊,狗皮膏药卖完了,现在,到下面该卖西北风了,西北风也不收成本,你看她给毛主席写信,敢说卖狗皮膏药,她真是为工人说话,她就这么耿直的性格。

马鼎盛:1938年陈少敏到河南任省委组织部长,在确山县红色竹沟主办教导大队,并兼任游击队政委,是上火线的战士。不久,她率部东进与李先念会合,鄂豫独立游击支队编为新四军第五师,李先念任师长兼政委,陈少敏任副政委。这位边区女将军不忘贫农本色赤脚下田。陈大姐,种白菜,又肥又大人人爱的歌谣一时传遍中原地区。兼任中原局书记的刘少奇到竹沟视察后,高度评价陈少敏的工作,称竹沟为小延安。

马鼎盛:李先念陈少敏领导的抗日部队先后抗击了15万日军和8万伪军,大小的战斗打了上千次,消灭日伪军近六万人,解放了52个县,在38个县建立了敌后抗日民主政权。抗战期间,鄂豫边区出产女将军牌香烟,烟盒印上陈少敏跃马举枪的英姿。

马鼎盛:陈少敏还亲自组织了新街战斗、肖家店战斗等,使鄂豫边的日寇不敢轻举妄动。文革前,有个日本战犯访华团官员,还特地要见一见当年交锋的女将陈大脚。

解说:日伪部队认为陈少敏一个女流之辈,不会有多大作为,经常向边区进犯、围剿。陈少敏毫不示弱,与李先念经过周密计划后,决定给敌人以严惩。

滕叙兖:在平汉铁路线上有个小站叫双桥,他们发现日本鬼子的军车经常在那走来走去,陈少敏就组织了下面的战士,她自己就带领着部队,晚上就潜伏在铁道线上的桥的路边,潜伏在丛林里,事先把炸药埋好,结果过来的是日本的军火车,拉军火的,有一百多个日本兵押车,就在这打的歼灭战,这个车爆炸了,爆炸以后引起军火车军火的爆炸,大爆炸,日本兵炸死很多,剩下的都被陈少敏带的部队都歼灭了,打了个漂亮的歼灭战,打的日本鬼子不多,大概一百几十号人,这个仗打得很大,而且影响非常大,日本人才知道原来这个山区里有这么厉害的部队。

老干部们在四人帮倒台后都很感谢陈少敏

解说: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国共双方达成停战协定,蒋介石以所谓军事调处为缓兵之计,继续调集、部署大军向中原部队进攻。1946年6月26日,国民党军以26个整旅约30万人兵力围攻鄂豫边境的中原解放区,蒋介石宣布,将在48小时内全歼中原解放军,情况十分危急。

滕叙兖:我们当时新四军五师加上地方武装大约有六万人,其中有很多干部,当时就紧急报中央,中央说赶快突围,当时已经压缩到宣化店很狭小的地区,方圆也就几十里路,这么多人马,压到一个小山区,那打起来谁也跑不掉。

解说:在危机关头,如何突围,往哪突,怎么突,成为了关键。

滕叙兖:她说我们现在有这么多干部跟着我们,这个不行,这干部跟着部队部队受拖累,他不是战斗人员,所以要干部马上化妆潜伏,分期分批的化妆从这个包围圈里先逃出去,两千多干部这第一,第二在这之前老弱病残先复员你们先回家去,这样就比较安全的脱离这个包围圈,还没有合拢的时候,后来以后这两千多干部叫隐蔽。

解说:中原突围被史学界公认拉开了解放战争的序幕,是中国革命史上的一个重要转折点。保存了一大批有丰富斗争经验的干部,然而这批人却在解放后的历次斗争中受到了不公正的对待。

滕叙兖:在文革当中反而成为了陈少敏的一个罪过,说她是叛徒集团,说立场不坚定,为什么在革命的关头,你把人都弄散了,穿着老百姓的服装都跑掉了,都打发回家去了,这什么道理?反而成了陈少敏的罪过了,这完全是不符合事实的,所以这个解放后关于中原突围这个复员、隐蔽干部成为一个很大问题,牵扯到成千上万人的政治待遇问题,很多党籍不给恢复。

解说:陈少敏顶着自己被批为中原突围时的叛徒头子的帽子,不屈不挠的为这些干部上诉。

滕叙兖:1957年很多人向陈大姐反映意见,想不通,郑位三和陈少敏就正式两个人署名送中央组织部并转中共中央,去讲这件事情,为这些干部们讲话,说这样做是不对的,要恢复这些干部的党籍,这件事彻底解决还是在四人帮倒台以后,所以这些受委屈的老干部很感谢陈少敏,这件事解决之前陈大姐一直为我们说话,不是说不管了,她管,她说我做的主,我做的事情,我要负责,我要为下面这么多干部负责。

马鼎盛:1945年,陈少敏当选中共第七届中央候补委员,在当时整个中央委员会里仅三位女委员;另外两位是第一代老革命家邓颖超和蔡畅。

马鼎盛:解放后陈少敏曾三次回乡,她夜访孤贫、反对浮夸虚报、拒吃乡里干部的酒肉宴席。她也当地政府要的是摊煎饼的工具、20斤小米和一袋谷糠。要说她利用职权给家乡送礼,那是为解决乡亲吃油,从外地调来几袋花生种子。除了她弟弟早年参加革命当干部之外,所侄儿侄女侄孙都没鸡犬升天。直到1977年12月14日去世,陈少敏住的是旧房子,用家具,穿破衣服。陈少敏当大官过老百姓的清贫生活,更难能可贵的政治上不腐败,敢于坚持真理,多强横的政治势力也压不垮她;陈少敏主持正义,始终抵制冤假错案。现在中央整顿党风,讲求执政为民,很应该把陈少敏的风范载入教科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