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召公简介和故事

0 Comment


召公,姬姓,名奭,同周公旦辅佐其兄周武王灭商;建国后,又辅佐成王、康王。康王时,周公去世,召公为辅佐大臣,同毕公晋升为伯(见《尚书·周书·顾命》孔氏传),地位显赫,功勋卓著。司马迁《史记》重点记载了他的两件大事。《史记·周本纪》载,成王将崩,惧太子钊之不任,乃命召公、毕公率诸侯以相太子而立之。成王既崩,二公率诸侯,以太子钊见于先王庙,申告以文王、武王之所以为王业之不易,务在节俭,毋多欲,以笃信临之,作《顾命》。又,《史记·燕召公世家》载:其在成王时,召公为三公,自陕以西,召公主之;自陕以东,周公主之。……召公之治西方,甚得兆民和。召公巡行乡邑,有棠树,决狱政事其下,自侯伯至庶人各得其所,无失职者。召公卒,而民人思召公之政,怀棠树不敢伐,哥咏之,作《甘棠》之诗。

图片 1

召公,名奭,一作邵公、召康公。武王时,封地在召(在今陕西岐山县西南),故称召公;武王灭商以后,又封他于燕地,为燕国的始祖。成王时,为三公之一的太保,与周公分陕而治:“自陕以西,召公主之;自陕以东,周公主之。”(《史记•燕召公》语)。其言论见于《书•召诰》。召公所治理之地,政通人和,贵族和平民都各得其所,因此身受爱戴。传说他曾在一棵甘棠树下办公,后人为了纪念他,舍不得砍伐此树。《诗经•甘棠》就是为此而写的。《史记卷三十四•燕召公世家第四》:召公奭与周同姓,姓姬氏。周武王之灭纣,封召公于北燕。其在成王时,召公为三公:自陕以西,召公主之;自陕以东,周公主之。成王既幼,周公摄政,当国践祚,召公疑之,作《君奭》。《君奭》不说周公。周公乃称“汤时有伊尹,假于皇天;在太戊时,则有若伊陟、臣扈,假于上帝,巫咸治王家;在祖乙时,则有若巫贤;在武丁时,则有若甘般:率维兹有陈,保乂有殷”。于是召公乃说。召公之治西方,甚得兆民和。召公巡行乡邑,有棠树,决狱政事其下,自侯伯至庶人各得其所,无失职者。召公率,而民人思召公之政,怀棠树不敢伐,哥咏之,作《甘棠》之诗。
召康公姬奭姓姬名奭,周文王的儿子,武王的弟弟。因其采邑在召,曾辅助周武王灭商,被封于燕,因和周公一起辅政,其子姬克被封于燕,都城在蓟,是后来燕国的始祖。因最初采邑在召,故称召公或召伯。死后谥文,史称召康公。周成王时,他出任太保,与周公旦分陕而治,陕以东的地方归周公旦管理,陕以西的地方归他管理。他支持周公旦摄政当国,支持周公平定叛乱。当政期间召公将其辖区治理的政通人和,贵族和平民都各得其所,史称“自侯伯至庶人各得其所,无失职者”。因此倍受辖区及周境内百姓爱戴。传说他曾在一棵甘棠树下办公,后人为了纪念他,舍不得砍伐此树。《诗经.甘棠》就是为此而写的。
《诗经·周南·甘棠》:“蔽芾甘棠,勿剪勿伐!召伯所茇。蔽芾甘棠,勿剪勿败!召伯所憩。蔽芾甘棠.

《史记》所载召伯当官,较为概括,西汉初韩婴所作《韩诗外传》卷一记载稍详,则可补史载之不足:昔者,周道之盛,召伯在朝,有司请营召以居。召伯曰:‘嗟!以吾一身以劳百姓,此非吾先君文王之志也。’于是出而就蒸庶于阡陌陇亩之间而听断焉。召伯暴处远野,庐于树下,百姓大说,耕桑者倍力以劝。于是岁大稔,民给家足。

蔽芾诗章留古今,召公仁政得民心。

返回目录

文中记载召伯深入下层,为老百姓办实事,颇得百姓拥戴。从《史记》及《韩诗外传》所载,召伯当官,其风格鲜明突出:

甘棠剪伐犹知护,足见当年遗爱深。

一、告诫康王,牢记三点

——薛成兑《召伯甘棠》

第一,牢记文王、武王创业不易,守业更难,战战兢兢,不能胡作非为。西周经文、武的艰苦创业,周公、成王的治理,政权稳定,经济好转。嗣位君主若不守先王的教训,可能重蹈商纣王覆辙。第二,要节俭,不要骄奢淫逸。周公告诫成王,作《无逸》,要知稼穑艰难,关心百姓疾苦。召伯也以此告诫康王;第三,要以诚信对待百姓,实实在在做到爱民、利民。召伯作为顾命大臣,告诫康王,言语质朴而真诚,简约,容易实施。

之所以有成康盛世,除了周公居功至伟,却也少不了召公的鞍前马后,毕竟三朝耆老,历经武、成、康三世,居官数十载,岂非等闲?他几乎参与了西周初年所有的重大事件,并起到积极作用。他与周公,真可谓是大周的左膀右臂,这二人“相成王为左右”,不仅缺一不可,而且分量相当。所以《史记·周本纪》中才会有“召公为保、周公为师,东伐淮夷”的记载。

二、自己不骄奢淫逸,率先书俭

其实武王灭商之前,因为封地在召,人们尊敬他,所以叫他召公。周武王灭商后,被封于郾。可惜不久武王驾崩,传位幼子成王,命周公、召公辅佐。

这点就难能可贵了。召伯在武王、成王时,位列三公,官为太保,同周公旦辅佐国君,为开国元勋之一。周公去世,召伯为顾命大臣之首,又从三公九转为伯,位高权重,若要骄奢,既有资格,也有条件。可召公从不骄奢。其据有二:1.据上引《韩诗外传》载,西周政权巩固,经济发展,召伯在朝,有关官员请求给召伯建新居,召伯拒绝了,怕劳苦百姓浪费朝廷钱财。有司请求给召伯新建宫室,似乎有拍马之嫌。非也。西周明文规定,按官员的级别享受待遇。据《周礼·典命》载,上公九命为伯。郑氏注云:上公谓王之三公,有德者加命为二伯;又说:其国家、宫室、车旗、衣服、礼仪皆以九为节。侯、伯、子、男,以次递减。意谓以召伯的地位,可以享受臣子中的最高级别待遇:所居城方九里,所筑宫室九百步。召伯由三公升为伯,有司按伯的级别建新居,是遵礼行事。召伯拒绝,充分表现了他不骄奢而节俭的崇高品德。2.据前引《史记》载,召伯巡行乡邑,在野梨树下处理政事、决断民事纠纷。《韩诗外传》也载,在田间地角解决民事纠纷,暴处远野,庐于树下。召伯身为高官,按西周制度,外出巡行,车马仪仗,声势煊赫,所到之处,也要清宫除道,张乐设宴。召伯却在树下搭个草棚,可见扈从不多,大概也省去了伯的车旗、仪仗,平交百姓,而不是威临下民,完全没有了高官的派头,足见其不骄奢,深受百姓爱戴。这与周公反对骄奢是一致的。周公之子伯禽到鲁国就任,周公告诫说:我文王之子,武王之弟,成王之叔父,我于天下亦不贱矣。然我一沐三捉发,一饭三吐哺,起以待士,犹恐失天下之贤人,子之鲁,慎无以国骄人。(《史记·鲁周公世家》)

新王刚刚登基,殷顽就开始作乱,朝野上下,尽传周公有自立之心,将不利于幼主。此时,召公站了出来,坚定地支持周公摄政,支持周公平叛,努力稳定朝局。同时,因为召公在朝,周公才安心地率周八师东征。平定殷商属国和淮夷的叛乱后,召公被封于燕,都城在蓟,他便成了后来燕国的始祖。不过召公心系朝政,不安心留下幼主,只好自己留京辅政,但派了长子姬克去代为治理燕地。

西周初年,召伯、周公要求官员不能骄奢,牢记文王创业的艰难,吸取殷纣王由骄奢引起灭亡的教训,自己带头执行节俭。不骄奢的政策,对巩固政权,拉近与百姓的距离起了很大作用。

此时他已身为太保,据说与周公分陕而治,陕地以东,归周公旦管理,陕地以西则属召公管理。其主政期间,辖内政通人和,百业兴盛,号称“自侯伯至庶人各得其所,无失职者”,并因此备受境内百姓的爱戴。这可以从一个故事看出来。

三、深入下层,以民为天

召公为政,喜欢明察暗访,所以就经常到基层去,深入各地方,方便体察民情。有一次,召公到召地去办公。正值仲夏,天气炎热,房舍之内太热了,召公只好出离屋舍,在院子里的一棵甘棠树下办公。召公在这里一待数日,每日辛苦,把百姓们的事物处理得恰如其分,人人感恩。召公走后,百姓们不禁十分地想念他,大家都觉得:“如此这般的好官真是难得。他诚信为民,分毫不取。如果天下的官员都像他这样的话,百姓们就永远不会受苦了。”

这是召伯当官最可贵的精神。据前所述,之所以不让国家给他重建新房是不愿劳苦百姓。凡为人都有七情六欲,召伯也不例外。为个人的物质享受而劳苦百姓,花费朝廷钱财,召公不愿。这种精神既是节俭、不骄奢,又是爱民的具体体现。商纣王无限度地盘剥百姓,导致了商的灭亡。召伯、周公等一批西周大臣是有清醒认识的。为此,他们作了不懈努力:周公为寻治国贤才,常是一沐三捉发,一饭三吐哺,反复告诫统治者要了解种田之艰难,农民之疾苦。召伯则直接深入民间,了解农民之疾苦,解决农民实际之困难。《韩诗外传》云,其出而就蒸庶于阡陌陇亩之间而听断焉,意谓主动亲近农民,倾听他们诉说,对民间中的纠纷,一面疏通、劝解、开导;一面对民间中的是非曲直作出公正的裁判。出而就,比招而来更容易与农民拉近关系,更容易听到农民的真心话。同时,主动走到农民中间给他们解决实际困难,也不违农时,不伤农事,还为他手下的各级官员作出榜样。这就是子率以正,孰敢不正,故《史记》云,召伯作出了榜样,自侯伯至庶人各得其所,无失职者。

因为大家实在是太崇敬他了,所以不许任何人砍伐、伤害那棵甘棠树。《诗经·召南·甘棠》便是描述这件事情的诗歌:“蔽芾甘棠,勿翦勿伐,召伯所茇;蔽芾甘棠,勿翦勿败,召伯所憩;蔽芾甘棠,勿翦勿拜!召伯所说。”翻译成白话,大约是这样的:“可爱的甘棠树,不要砍伐它!召公在这里露宿过。可爱的甘棠树,不要伤害它!召公在这里休息过。可爱的甘棠树,不要攀折它!召公在这里暂住过。”从《诗经》这几句诗中,我们不难看出,召公作为一个国家官员,在基层百姓中享有多么高的威望。所谓甘棠遗爱,便是民众对于离去的召公之爱。

最不容易办到的是召伯为了更多了解民间疾苦,暴处远野,庐于树下。野,乡村也。远野,指离城很远的偏僻乡村。暴处,餐风露宿,日晒雨淋之谓也。他在野梨树下,搭个简易草舍,作为办公休息之地,一则不扰民,二则便于亲近百姓,自然没有了一些高官外出前呼后拥,吆三喝四的派头。恰恰是这种简易、朴实、不骄奢的作风,这种真诚地为百姓办实事的崇高品质,赢得了广大百姓的拥戴:百姓大说,耕桑者倍力以劝。于是岁大稔,民给家足。

成王弥留之际,因为担心自己的儿子康王钊没有能力治国,便嘱托召公和毕公尽心辅佐。之后成王崩,召公与毕公扶康王继位,作《康诰》,将文王、武王创业的艰难告诉康王,告诫他勤政爱民,节俭寡欲,以守祖先基业。

三千多年前的召伯有这样崇高的精神境界,当令今人慨叹!官提升了,经济好转了,按级别给他建造新居,却不同意——怕劳苦百姓,可见其节俭、廉洁,不骄奢。爱民、利民,发出命令,要下面的官员照办就行,可他却要跑边远乡村,搭个草舍住下来,便于亲近百姓,了解民间疾苦。按今日某些人的眼光,召伯要么傻,要么是作秀。但综观召伯一生,同周公一起护卫武王灭商:周公把大钺,召公把小钺。(《史记·鲁周公世家》),何其威武雄壮!他同周公辅佐成王,位列三公,又忠心耿耿;周公死后作康王的顾命大臣,功勋卓著。召伯并不傻,也不是作秀:其一,召伯已为伯,位及人臣,德高望重,誉满朝廷内外,用不着再捞虚名;其二,大概当时作秀远不如今天发达。召伯告诫康王要以笃信临之,自己作秀,岂不一戳就穿!其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召伯实实在在得到了老百姓的拥戴。

康王在召公的辅佐下,多次攻伐鬼方和东南蛮夷,周王朝得到进一步的巩固,国力日趋强盛,天下安稳,四海之内海不扬波,经济、文化空前繁荣。从成王到康王,“刑错四十余年不用”,史称“成康之治”.

四、庶民瞻仰,流芳千年

老百姓心中有杆秤。谁爱民,谁不爱民,他们心中最清楚。后来,召伯死了,继位者没有保持这种爱民精神,老百姓奈何不了官家,便思念召伯。《韩诗外传》载:继位者骄奢,不恤元元……于是诗人见召伯之所休息树下,美而歌之。诗不长,收在《国风·召南》中,题为《甘棠》,一共九句:

蔽芾甘棠,

勿剪勿伐。

召伯所茇。

蔽芾甘棠,

勿剪勿败。

召伯所憩。

蔽芾甘棠,

勿剪勿拜。

召伯所说。

翻译成白话文是:

枝繁叶茂的野梨树,

莫剪它,莫伐它。

召伯草舍在树下。

枝繁叶茂的野梨树,

莫剪它,莫坏它。

召伯休息在树下。

枝繁叶茂的野梨树,

莫剪它,莫拔它。

召伯居处在树下。

孔颖达疏云:召公行政于南土,决讼于小棠之下,其教著名于南国,爱结于民心,故作是诗以美之。岂止西周百姓敬仰歌颂召伯,后来的政治家、历史学家、骚人墨客以及老百姓,或歌颂召伯的美政,或借此互相劝勉,或修庙祭扫。比如《汉书·王吉传》载,王吉作昌邑王中尉时,即以召公美政上谏昌邑王,说游乐不能无节。过去召伯为官,处理老百姓的事时,筑草舍于野梨树下,倾听老百姓述说,百姓思念他的功德仁恩,不砍伐甘棠树。愿大王以民事为本。历史学家司马迁赞曰:召公可谓仁矣!甘棠且思之,况其人乎!唐司马贞索引述赞云:人惠其德,甘棠是思。后来,棠芾、棠阴,成了清官惠政的典故。刘宋时谢庄《宋孝武帝哀策文》,颂宋孝武帝对百姓美政:陕左清郊,棠阴虚馆。唐刘长卿称赞韦应物,有《饯前苏州韦使君》诗:幸容栖托分,犹念旧棠阴。梁简文帝《罢丹阳郡往与吏民别诗》:柳栽今尚在,棠阴君讵怜。苏轼《沈谏议召游湖不赴诗》:湖上棠阴手自栽,问公更得几回来。历代老百姓更是怀念召伯,在他的封地建庙,祭祀不绝。据《史记》卷三十四张守节引《括地志》载:召公庙在洛州寿安县西北五里……后人怀其德,因立庙。其地当在今天的河南宜阳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