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戴笠蹂躏美貌女特务的惊人手段!戴笠虐待女囚秘闻

0 Comment


戴亲自刑讯后,又在上海四川路新亚酒店将孙凤鸣的妻子崔正瑶捕获。他对这个女子用尽各种酷刑,甚至叫人用藤条抽打阴户,用小针刺乳头等办法逼供,这是戴笠亲自指挥对女犯进行性虐待的有案可寻的例证。

导读:说到被戴笠糟蹋过的女性中,最可怜的要称是军统女特务周志英。她以为戴笠会真心对她,但实际上,戴笠为了摆脱她甚至不惜将她送进监狱,最后悲惨结束一生。

以残酷无情著称的戴笠,号称“蒋介石的佩剑”、“中国的盖世太保”、“中国最神秘人物”。“杀人魔王”戴笠,恶名昭著,他任国民党军统局长8年,曾密令残杀了许多革命烈士,是双手沾满烈士鲜血的刽子手,欠下血债累累。

说到被戴笠糟蹋过的女性中,最可怜的要称是军统女特务周志英。周于1935年毕业于浙江省警官学校,留校担任事务员。她生得颇有姿色,平时爱收拾打扮,所以颇引人注目。当时,戴笠兼任该校政治特派员,实为该校太上皇。

1935年11月1日,王亚樵主持进行了轰动民国的刺杀汪精卫案。

自从周志英跃入戴笠的眼帘之后,他便打定主意把周弄到手,于是,寻找种种借口,与周接近。周本是个贪图虚名的女人,也希望在与戴笠的交往中捞点好处。

为了策划在国民党中央四届六中全会上刺杀蒋介石,王亚樵等人先在南京组织了“晨光通讯社”,趁国民党召开全国代表大会之机,派孙凤鸣以记者身份混入会场,把手枪放在照相机内混过了检查。但照相时蒋介石恰巧没有参加,孙凤鸣当即决定刺杀国民党第二号人物汪精卫。因为孙放在照相机内的是一支三号小左轮枪,洞穿力不大,所以只把汪精卫击伤而未毙命。刺客当场被张学良、张继等人抱住摔倒在地,并被汪精卫和蒋介石的卫士开枪打成重伤。汪精卫的妻子陈璧君抓住蒋介石吵闹,她认为一定是蒋介石派人刺汪,所以自己不愿出来照相。蒋介石蒙受冤枉之后,便将戴笠大加训斥,限期要他破案以洗清自己。

一天,戴笠以研究学校后勤工作为名,找周志英谈话,因戴笠心怀鬼胎,另有他图,谈话时间定在晚上。

图片 1

戴自然道貌岸然地讲了一通工作,又将周表扬一番。周志英用眼瞟了戴笠一眼,发现戴正用异样的眼光审视着她,她脸一红,头自然低了下去。

图片 2

只听戴笠轻轻说道:“周小姐,我们交个朋友好吗?”

“志英”,戴笠凑到周志英跟前说:”你生得太美了!自从我第一眼见到你起,我的魂魄就被人牵走了!”

这时的周志英好象无话可说,又好像无事可做,两只手紧拿着一本书,摆过来,又摆过去。

“真的?”周志英抬起头来,抿嘴一笑说。

“戴……”,她慢慢抬起头来,发现戴笠用一种无法言喻的目光凝视着她,当她把目光移向戴时,似乎想说什么,但又羞怯地一笑,慢慢地低下了头。

“那还有假?我的内心确实很矛盾,很苦恼,每当你出现在我的面前时,我就觉得精神特别愉快,但看不到你时,又觉得十分苦恼。志英,从今以后,我希望我们俩能经常在一起,你看怎么样?”

“志英”,戴笠凑到周志英跟前说:“你生得太美了!自从我第一眼见到你起,我的魂魄就被人牵走了!”

周志英听了戴笠这一番情意绵绵的话,不知为什么,心里格外舒坦,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半天才挤出几个字:”我……不知道。”

“真的?”周志英抬起头来,抿嘴一笑说。

戴笠是情场老手,他最懂女人的心理,周志英的话音刚落,他便把周拉到自己怀里,慢慢地抚摸着她秀丽的乌发,周想着将来做将军太太的美景,不觉春心荡漾,兴奋不已,不禁仰起头来,闭上双目,将两片朱唇紧紧地贴在戴笠嘴上,两人免不了互诉衷曲,颠鸾倒凤,放胆纵欲,不在话下。

“那还有假?我的内心确实很矛盾,很苦恼,每当你出现在我的面前时,我就觉得精神特别愉快,但看不到你时,又觉得十分苦恼。志英,从今以后,我希望我们俩能经常在一起,你看怎么样?”

事后,戴笠为了自己”工作”方便,将周志英调到军统局本部,周以为自己真的被戴笠看上了,每天便向戴笠表白自己是何等忠诚,何等纯洁。

周志英听了戴笠这一番情意绵绵的话,不知为什么,心里格外舒坦,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半天才挤出几个字:“我……不知道。”

忽一日,戴笠把周志英叫来,办完”例行公事”之后,周志英一边穿上衣裤,整理鬓发,一边乘机回道:”咱们的关系已继续了这么长时间,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戴笠是情场老手,他最懂女人的心理,周志英的话音刚落,他便把周拉到自己怀里,慢慢地抚摸着她秀丽的乌发,周想着将来做将军太太的美景,不觉春心荡漾,兴奋不已,不禁仰起头来,闭上双目,将两片朱唇紧紧地贴在戴笠嘴上,两人免不了互诉衷曲,颠鸾倒凤,放胆纵欲,不在话下。事后,戴笠为了自己“工作”方便,将周志英调到军统局本部,周以为自己真的被戴笠看上了,每天便向戴笠表白自己是何等忠诚,何等纯洁。

“当然可以,”戴笠肯定地答道。

忽一日,戴笠把周志英叫来,办完“例行公事”之后,周志英一边穿上衣裤,整理鬓发,一边乘机回道:“咱们的关系已继续了这么长时间,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我们的关系不明不白,这样长期下去不是办法,我想还是固定下来的好。”

“当然可以,”戴笠肯定地答道。

“怎么个固定法?”戴笠倒不慌,故意问道。

“我们的关系不明不白,这样长期下去不是办法,我想还是固定下来的好。”

“咱们是不是早点结婚?”

“怎么个固定法?”戴笠倒不慌,故意问道。

图片 3

“咱们是不是早点结婚?”

“可是,我们的关系不明不白,万一肚子不争气,现了形,那可怎么办?”

“哎呀呀,我不是下令抗战期间本团人员一律不准结婚吗?我当然应该带头嘛!”

“我不是给你准备避孕药了吗?”

“可是,我们的关系不明不白,万一肚子不争气,现了形,那可怎么办?”

“我不想用它了,我想堂堂正正的结婚,堂堂正正地生儿育女。”

“我想堂堂正正的结婚,堂堂正正地生儿育女。”

戴笠听到这里,不耐烦地说:”哎呀!得了,得了,世界上没有一个女人是又真心又贞洁的。”

戴笠听到这里,不耐烦地说:“哎呀!得了,得了,世界上没有一个女人是又真心又贞洁的。”

谁知说者无意,听者留心。周志英听罢此语,不免寻思:”老板可能对我不放心,我一定要用我的行动证实我的话是正确的。”主意已定,便越加来了一股傻劲,俨然以戴老板娘自居,赖在戴笠卧室不走。戴笠一气之下,便想出了一条对付周志英的妙计。

谁知说者无意,听者留心。周志英听罢此语,不免寻思:“老板可能对我不放心,我一定要用我的行动证实我的话是正确的。”主意已定,便越加来了一股傻劲,俨然以戴老板娘自居,赖在戴笠卧室不走。戴笠一气之下,便想出了一条对付周志英的妙计。

忽一日,戴笠对周志英说道:”志英,为了遮掩部下耳目,我决定和你秘密举行婚礼。我让王秘书送你到新房里去,过几天,我就来当新郎官。”

忽一日,戴笠对周志英说道:“志英,为了遮掩部下耳目,我决定和你秘密举行婚礼。我让王秘书送你到新房里去,过几天,我就来当新郎官。”

周志英听罢此语,想着洞房花烛夜的快乐,想着当老板娘的美景,不禁心花怒放,一头扑到戴笠怀里,又是拥抱,又是狂吻。

周志英听罢此语,想着洞房花烛夜的快乐,想着当老板娘的美景,不禁心花怒放,一头扑到戴笠怀里,又是拥抱,又是狂吻。

过了几天,王秘书果然备轿车2辆,一部坐人,一部装东西,向新房驶去。周志英已沉浸在婚礼的向往中,一点也没想到轿车竟在息峰监狱停了下来。

过了几天,王秘书果然备轿车2辆,一部坐人,一部装东西,向新房驶去。周志英已沉浸在婚礼的向往中,一点也没想到轿车竟在息峰监狱停了下来。

“周小姐,到了,请下车吧!”王秘书说道。

“周小姐,到了,请下车吧!”王秘书说道。

周志英一看,顿感诧异!为什么来接她的竟是监狱主任周养浩!于是问道:”怎么来这里?这不是监狱吗?”

周志英一看,顿感诧异!为什么来接她的竟是监狱主任周养浩!于是问道:“怎么来这里?这不是监狱吗?”

周养浩说道:”请到里面说话,请到里边说话。”

周养浩说道:“请到里面说话,请到里边说话。”

等周志英一跨进监狱大门,就没有她说话的自由了。周养浩把周志英关进了监狱的一个单人房间,当然,这并不是优待周志英,而是怕她对其他坐牢的人说出真相。至于王秘书,则出席周养浩为他举行的宴会,大饱口福去了。

等周志英一跨进监狱大门,就没有她说话的自由了。周养浩把周志英关进了监狱的一个单人房间,当然,这并不是优待周志英,而是怕她对其他坐牢的人说出真相。至于王秘书,则出席周养浩为他举行的宴会,大饱口福去了。

周志英在监狱本来应”优待”两年,想不到提前出狱。她满以为戴笠已回心转意,回到重庆,又涂脂抹粉,送货上门。谁知警卫一通报,戴笠不但不理她,还下令把她轰走。周志英竟在大庭广众之下放声大哭起来。戴笠怕事情闹大,就请她进来,对她说道:”周志英,你不要白日做梦,从今天起,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周志英在监狱本来应“优待”两年,想不到提前出狱。她满以为戴笠已回心转意,回到重庆,又涂脂抹粉,送货上门。谁知警卫一通报,戴笠不但不理她,还下令把她轰走。周志英竟在大庭广众之下放声大哭起来。戴笠怕事情闹大,就请她进来,对她说道:“周志英,你不要白日做梦,从今天起,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图片 4

谁知,周志英以为“一日夫妻百日恩”,戴笠会念起旧情,回心转意,于是赖在那里不走。戴笠顿时火冒三丈,拿起鸡毛帚,铺天盖地朝周志英打去。周却思忖:“你越打,越证明我们之间有关系,越证明我是你的人。”于是,反而死死抱住戴笠大腿不放。戴笠一时无法脱身,只得狠命提起穿着皮鞋的双脚,朝周志英踢去。可怜周志英浑身上下青一块、紫一块,仍不肯离去。戴笠只得叫两名卫兵把周志英拉走。此时,戴笠已上气不接下气,军医闻风赶到,忙劝戴笠休息,并给他注射荷尔蒙护理。

周志英随即被送往白公馆监狱,关押几天后,又被转到她曾经呆过的地方–息峰监狱,她在那里一待又是4年!戴笠死后,幸亏当年的总务处长沈醉向保密局提起周志英,周志英才恢复自由。

周志英随即被送往白公馆监狱,关押几天后,又被转到她曾经呆过的地方–息峰监狱,她在那里一待又是4年!戴笠死后,幸亏当年的总务处长沈醉向保密局提起周志英,周志英才恢复自由。

然而,周志英出狱后,不仅面容憔悴,蓬头垢面,而且神经也已失常。在成都流浪一个时期以后,因贫困交加而离开这个罪恶的世界,到阴府找戴笠打官司去了。

然而,周志英出狱后,不仅面容憔悴,蓬头垢面,而且神经也已失常。在成都流浪一个时期以后,因贫困交加而离开这个罪恶的世界,到阴府找戴笠打官司去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