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叶德辉:好书如好色

0 Comment


民初学者叶德辉与易培基的交往情况,因材料所限,学界历来关注甚少。从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图书馆藏叶氏致易培基的一批未刊书札看,二人不仅学术志趣相近,政治立场也大致相同;他们狂狷孤傲的鲜明个性和书生本色,也注定了人生悲惨结局的相似性。这批珍贵的原始文献,写于1925年叶德辉最后一次北京之行前后,提供了丰富的历史信息,对于研究民国初年的政局、文化、学术及叶德辉、易培基的生平史实都有特殊的价值,对于研究近代版本目录学也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北伐之前,国共合作下的湖南农民运动已经充分发动,作为改造社会的重要力量,湖南农民协会在襄助革命、推行民主、改善民生等方面,贡献甚大。

叶德辉,字奂彬,号直山,一号郎园,清末民初赫赫有名的大藏书家、版本目录学家。
叶氏出身书香世家,其先祖叶梦得乃宋代文学家、藏书家,另一位先祖叶盛是明朝有名的藏家,其父叶俊兰虽以经商为业,但性耽书史及金石古泉币,藏书也很多。叶氏继承了其先祖遗留下来的唐宋诗文集,明毛晋汲古阁所刊经史残册,清代昆山顾氏、元和惠氏,嘉定钱氏等藏书。同时,凭借其雄厚的家庭财力,在北京、长沙等地大力购藏各家遗书。经过四十年努力,叶氏藏书近三十万卷,其中不乏海内善本。在中国近代藏书史上,叶氏是十分重要的一家,他与同时期声誉卓着的大藏书家傅增湘先生并称为“北傅南叶”。
我曾购得一本《叶德辉书话》,辑选叶氏书话文字三种:《藏书十约》、《书林清话》、《书林馀话》。其中《藏书十约》可称藏书家经验之谈,尤为可贵。从“购置、鉴别、装潢、陈列”等十个方面介绍了古书收藏之基本条规。《书林清话》,是一部在近代学术史上与叶昌炽《藏书纪事诗》并行的书林名着,堪称中国目录学上的精品。《书林馀话》为《书林清话》续篇。此二种采撷广博,凡涉镂板、印刷、装帧、传录、收藏、题跋、校雠等史案掌故,皆有考证,故为版本、目录学者所重视。1916年,叶氏将其藏书目录编成《观古堂藏书目》,此为叶氏一生精力所注,同时又着《郎园读书志》十六卷,两者均具有较高的学术价值。梁启超在《国学入门书要及其读法》一书中,论及《书林清话》说:“论刻书源流及掌故,甚好。”鲁迅先生早年钩稽古藉不止一次提到叶氏刻藏,他在《宋民间之所谓小说及其后来》中说:“叶德辉,字奂彬,号郎园,湖南湘潭人,藏书家。”称之为“版本目录学家、藏书家、刻书家”。后人也说,“长沙叶德辉等皆为国内知名藏书家。叶德辉观古堂藏书逾二十万卷”;“叶氏书话,赏趣于行文的自在、叙述之简明,一册在手,仿佛古书里的故纸烟云都一览而尽。其文字通达可诵,学术见解亦有出彩之处也”。
叶氏处世,为海内外名士,亦为地方一霸;以好书称,也以好色称。其好书,“所藏几二十万卷,异本重本插架累累,四库应读之书既已遍读,四库未见之书亦随见随读”;其好色,则逛青楼,捧旦角,粉头断臂,男女通杀。其好书亦如好色,故有“老婆不借书不借”的规条,又有诗云:“买书如买妾,美色看不厌。妾衰爱渐弛,书旧芳益烈。二者不可兼,得失心交接。有时妾专房,不如书满箧。……譬如豪家子,恋色拼一死。粉黛充后庭,复重西方美。又贪日女姿,爱听橐声履。书中如玉人,真真呼欲起。……买书胜买妾,书淫过渔色。”其好色而及于书,故又不辞诲淫之讥,汇辑房中、香艳诸书为《双梅景闇丛书》,更撰《于飞经》,实性学指南也。李肖聃记叶氏“刻《皇帝素女经》、《天地阴阳交欢大乐赋》等,于春宫密戏,导人以淫,轻薄少年争购之。”叶氏藏书丰富,书架上贴“老婆不借书不借”条子,书中夹有春宫画,用来防火;他说火神是女性,看了春宫画会不好意思,所以就不会来烧书了。
叶氏虽负盛名,其性端为人却多有悖谬之处。叶氏思想保守,性格顽劣,改良时代反改良,革命时代反革命。自谓“数十年轰轰烈烈,天子不得臣,国人皆欲杀”。不想后来果然因此而获祸,死于非命。1927年,国共合作北伐,湖南农民运动蜂起,叶氏复作联语联云:农运宏开,稻粱菽,麦黍稷,尽皆杂种;会场广阔,马牛羊,鸡犬豕,都是畜生。遂被农民协会处决,结束了他备受争议的一生。

叶德辉; 易培基; 近代学术; 民国政治;

蒋介石作为北伐军总司令,于民国15年8月11日到达长沙,看到“一路民众欢迎,农民协会组织最为整齐”,不由慨叹:“将来革命成功,湖南当推第一。”

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1927年,北伐军胜利北上控制湖南后,农民运动的发展就更令人惊叹了,其时两湖农运高涨,风起云涌,势如燎原,“一切权力归农会”,对此,有人说“好得很”,有人说“糟得很”。

在湖南与王先谦齐名的叶德辉就是喊“糟”派,非但如此,农会仰仗他的学识和名望,请这位身任长沙总商会会长的名士写对联时,叶德辉竟然写下这样一副对联:

农运宏开,稻粱菽麦黍稷,杂种出世;

会场广阔,马牛羊鸡犬豕,六畜横行。

对联不难看懂,横幅“斌尖卡傀”乍看上去颇为费解,细细一琢磨,原来暗藏玄机,叶德辉在对联中大玩文字游戏,竟然骂农民协会是杂种、畜生,是不文不武、不人不鬼之东西,尖酸刻薄中带着一丝调侃,还带着一丝晦涩,堪称历史上最恶毒的文痞之骂。

是可忍,孰不可忍,被叶德辉严重侮辱了的农会自然饶不了他,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当风流成性的叶德辉拥着美人沉睡在温柔乡之时,农民自卫军叩门而入,将他带走了。

湖南省审判土豪劣绅特别法庭根据《湖南审判土豪劣绅特别法庭组织条例》第九条及《湖南省审判土豪劣绅暂行条例》第一条暨第二条,判处叶德辉死刑,并没收其财产。

“4·12政变”后的两天,在湖南革命群众的一次反蒋和“铲除反革命分子”的示威大会上,叶德辉被当场处决,在“广阔的会场”上,大学者叶德辉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 1

叶德辉,字奂彬,号郋园,又号直山,祖籍江苏吴县,太平天国动乱之时,其父叶雨村始迁居湖南,叶德辉以思想反动着称,“戊戌变法时期,叶德辉就与王先谦代表湖南反动思想,攻击康粱革新运动”,纠集封建顽固势力咒骂变法是“毁国灭种,无父无君”,是“悖乱逆谋”,并编《翼教丛编》“驳斥”变法学说。

辛亥革命后,他则以清朝遗老自命,称革命致使“国破家亡,主忧臣辱”,袁世凯复辟称帝,叶德辉上书劝进,自任湖南筹安会会长;六十寿辰有人给他送对联:“海屋添筹,安期早熟;耆英盛会,长乐花开。”嵌入“筹安会长”四字挖苦他,他也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将对联高挂中堂。

叶德辉恃才傲物,尖酸刻薄,对革命派和进步思想,常常嘻笑怒骂,讽刺挖苦;生活上声色犬马,肆无忌惮,仗着金钱权势武断乡曲为霸一方盘剥百姓。

连清朝湖广总督瑞瀓也这样说他:“叶德辉性情狂妄,武断乡曲,包庇娼优,行同无赖,当米贵时,家中积谷万余担,不肯减价出售,致为乡里所侧目,实属为富不仁,猥鄙可耻。”

然而,据刘继兴考证,就是这个“为富不仁,猥鄙可耻”的叶德辉,居然在学问方面造诣很深,他少年时就读岳麓书院,清光绪十八年,叶德辉考中二甲第九十五名进士,旋授吏部主事;同榜进士中有不少近代名人,如蔡元培、张元济、赵熙、赵启霖、蒋廷黻等,在吏部供职不过两年,他便告假归里,自此不再出仕。

叶德辉是清末民初湖南乃至全国赫赫有名的大藏书家,出版家和版本目录学家,其藏书之富甲三湘,出版古籍之多雄视全国,研究版本目录功力之深于同时代无人能及,其版本目录之学堪称一代之冠,他的《书林清话》、《书林馀话》、《观古堂书目》及《絤园读书志》,在当时是版本目录之学的名着,在今日亦是学林的经典。

叶德辉之死,震惊全国,据说也是王国维朝昆明湖纵身一跃的诱因之一,但无论新派旧派,几乎没有一个人作挽词。

叶氏之死,曾引起湖南文化名人及全国文化名人的巨大震撼,毛泽东的老师、曾任过湖南省立第一师范校长、国民政府农矿部部长的易培基与当过湖南省都督、国民政府主席、行政院长的谭延凯谈起叶德辉被杀的前后经过,相对伤悲。

梁启超先生剖析王国维死因时曾云:“他平时对于时局的悲观,本极深刻,最近的刺激,则由两湖学者叶德辉、王葆心之被枪毙,静公深痛之,故效屈子沉渊,一瞑不复视。”

数年之后,新文化运动的领袖之一胡适博士作过一首《悼叶德辉》的白话诗:“郋园老人不怕死,枪口指胸算什么!生平谈命三十年,总算今天轮到我。杀我者谁?共产党。我若当权还一样。当年誓要杀康梁,看来同是糊涂账。你们杀我我大笑,我认你们作同调。三十年来是与非,一样杀人来翼教。”

话虽直白,却又意蕴深长,惋惜、调侃、批判、敬意中带着不恭和诙谐,道出了当时中国政局的状态,但胡适在这首小诗中犯了一个大错误:杀叶德辉的不是共产党,而是国民党省党部领导下的特别法庭。

毛泽东在中共八届十二中全会闭幕会上,专就叶德辉之死说了这么一句话:“这个保孔夫子、反对康有为的,此人叫叶德辉,后头顾孟馀问我,有这件事吗?我说有这件事,但是情况我不大清楚,因为我不在湖南,对于这种大知识分子不宜于杀,那个时候把叶德辉杀掉,我看是不那么妥当。”

本文发布于世界历史网的文章,如有转载,请注明原文摘自于世界历史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